<tbody id='7zveevht'></tbody>
  • <small id='q89kdlwl'></small><noframes id='5tuc69az'>

  • 为孙先生写的起诉状

    作者:互联网    发布时间:2020-09-03 15:50    浏览:

    原告:孙先生,男,汉族冰心代表作散文集,现年50周岁,家住某村一组。身体证号……。      被告:吴某,男,汉族,约51周岁,家住某村一组。      案由:被告长期恶劣非法侵占原告承包地      要求:      第一,要求人民法院依法维护原告人权,判定被告立即终止侵权行为,归还被被告侵夺的承包土地。      第二,要求人民法院维护原告人权,依法废止压迫原告的关于承包地的一切不合理“协议”,判定其无效。      第三,要求被告赔偿因侵占原告承包地六年来土地本身产生的直接经济损失2000元(两千元)人民币。      第四,要求被告赔付原告因被告侵权六年间连续上访所产生的路费、生活费、误工费等3000元(三千元)人民币。      第五,要求被告支付因本次诉讼所产生的所有费用,包括误工、诉讼材料费用等450元(肆佰伍拾圆)人民币。      第六,以上费用是截止目前所产生的,如果被告继续对原告侵权,其发生的所有费用将仍由被告支付。      事实及理由:      2005年春,原、被告所在的某村第一村民小组在原告的承包耕地上横穿了一条宽约一米的灌溉沟渠,把原告的耕地一分为二。从原告耕地上横穿的沟渠虽是集体的,但沟渠两边属于原告本人承包的耕地权属性质依然没有改变,是原告的还是原告的。奇怪的是本村本组的居民被告却从中发现了可乘之机,于2013年之前在未经原告同意的情况下,私自占用原告沟渠一边靠近被告家的约一分耕地修建围墙。原告当既就找到被告,对其晓之以理,严正申明被告占用原告个人承包地建围墙是违反法律的侵权行为,明确指出国家集体分给原告的耕地,边界就在被告的楼房基础下。国家承包给原告家的生产耕地,原告不仅拥有使用的主权,同时也俱备法律赋予的珍惜和爱护的义务,原告当既言明如果被告不听劝阻还是要在原告的耕地上修墙,原告就要把围墙推倒,被告当既威胁原告说:“如果你敢把我的围墙推倒,我就敢把你的房子推了”。被告扬言,村民小组都可以在原告的田里开沟,被告也可以占用建墙,因为土地是国家的,被告占用国家的土地建墙并不是占用原告的土地,所以被告的侵权行为并不违法,是正当行为。可见被告对原告的侵权理由简直是滑稽之极,纯属强盗、地痞流氓的思维逻辑。      劝阻无效,原告当既就将被告的侵权行为反映到村上,当时支书正在开会,就责成村委会主任到现场解决。因村委会主任系被告近亲,根本没有到矛盾现场解决问题,就这样,被告的家庭围墙就公然修建在了原告的承包地上,象一坐大山,至今压迫在原告的头顶上。      众所周知,土地分到户,承包土地的农民权益是受法律法规保护的,被告敢于罔顾事实,大放厥词,是村组有他的近亲掌权撑腰的缘故,显然,被告的这种行为是乡村恶劣行为,同样也是不道德的。      后来原告多次将被告的侵权事实反映到人民政府,2013年3月,政府承办领导刘某(镇人民政府镇长)、曾某(镇驻村干部)与该村协商了一个折衷方案,由政府出钱冰心代表作散文集,以村委会的名义,对被告侵占原告的那一分耕地进行租赁。原告当时的态度十分明确,就对这个方案不赞同。原告十分不解,既然大家都明白被告修建围墙的行为是在对原告进行侵权,那何以又要政府、村委会一方出钱一方出“文件”来为被告的违法行为买单呢?显而易见,被告因有乡村靠山,根本无视他人的合法权益论文,其侵权行为不仅仅损害了原告的个人合法权益,同时也深深地伤害了该村村民的大众利益;就是说《协议》本身不光是不公正的,同时也是违犯社会主义道德的,是否违法,还请人民法庭判定!      迫于无奈,原告还是在2013年3月15号形成的《孙先生、吴某两家边界纠纷调解协议》(以下简称“协议”)上签了字。虽然村委会支付了原告租金,但原告感到人格尊严受到了侮辱,生活秩序也受到了威胁。之后,就开始走上了漫长的上访路,期望各级领导为原告讨还公道冰心代表作散文集,纠正村委会对被告侵权行为的不公正处理,要求废止原告被迫签署的《协议》,推倒被告建在原告承包地上围墙。但是原告的诉求长期未得到解决,被告的围墙至今还是码在原告的承包地上,象生了根一样,不可动摇。      在《协议》形成之前,原告在万般无奈之下,与村委会领导达成了一个口头协议,言明国家土地政策有变化,《协议》就自动终止,现在,国家的土地政策正在发生好的变化,对农民承包地进行“确权”,那么,依据原告与村委会的“口头协议”,《协议》书将自动终止,原告的维权要求将得到支持;被告的侵权“围墙”应该推倒,归还原告被被告侵犯的承包地权属。原告与村委会“口头协议”当时是同时任村支书曹某、村主任邓某在某市某街道张馆子的饭店内签署《协议》时达成的。      还有,今年七月中旬,该村新一届领导支书黄某、主任曾某等针对原被告的长期纠纷,组织在家的村民小组居民六、七十余人在该村一组代销店开调解会,村民小组组长李某代表村民就十分明确地反对《协议》,不承认《协议》,因《协议》的产生他们一点也不知道;加之《协议》牵扯到要单独为原被告重新分地,触碰到了村民的集体利益,集体认为《协议》应视为无效。      综上所述,被告在原告的承包地里修建家庭围墙、对原告的长期侵权行为事实明确,原告请求人民法院理解原告苦衷,依法为其主张权力、伸张正义。      此致      某区人民法庭      起诉人:某市某区某镇某村一组孙先生      2017年某月某号
    冰心代表作散文集 描写秋天的美文 贾平凹散文精选

    <small id='s8row1nh'></small><noframes id='x9qseqiz'>

      <tbody id='2jyekawk'></tbody>
  • 搜索

  • <small id='wqniitom'></small><noframes id='0kswxblz'>

      <tbody id='9ogwth8c'></tbody>